双色球ac值走势图表|双色球随机选号 中國國家話劇院
創作演出·深入生活
首頁 > 演出信息 > 創作演出·深入生活
【走近排練】話劇《小鎮琴聲》看演員們如何塑造鮮活的人物形象
發布者:王卓發表時間:2019-01-30


原創話劇《小鎮琴聲》取材自浙江德清農民白手起家建成鋼琴小鎮的真實故事,通過一個極具個性的鄉村木匠帶領一群性格各異的農民造鋼琴的追夢歷程,藝術地塑造了一批以阿德為首的當代中國農民形象。

近日,當我們走進國家話劇院《小鎮琴聲》的專用排練室時,劇組已經完成了第一次聯排,導演傅勇凡正帶領演員們細排劇中第一場群戲。整個排練場洋溢著創作的熱情,無論是嚴肅而喜感的排練,還是休息時即興逗趣的閑談,演員們無不圍繞著劇中角色的人物塑造進行交流探討。

演員在舞臺上的塑造要有典型性

“在我們國家江浙地帶的一個小鎮上有這么一群農民為了做自己的夢想建造鋼琴,多么不可思議啊!”這是導演傅勇凡接觸這個題材時發出的驚嘆。在隨后的采風中,通過和鋼琴小鎮農民的深入交流,傅勇凡導演被他們朝著自己夢想的目標樂觀做事的奮斗心態深深打動,認為我們生活中處處有驚喜處處有歡樂處處有浪漫。正因此,導演選擇用驚奇、驚喜等多維的理念進行二度創作,并將《小鎮琴聲》定位為一部具有浪漫喜感的戲劇。


排演中,導演指出演員應該帶給觀眾一種賞心悅目的表演,在驚喜中向觀眾傳達一個圓夢的小鎮故事,同時也要把握好喜感的表演分寸,避免夸張的“喜劇”表演。在對這群特殊的農民角色進行舞臺塑造時,導演拒絕演員做任何表象的軀殼化的表演,要求演員要從生活中吸取營養和挖掘人物,真正理解人物行動的心理動機,典型化、個性化地呈現出這些具有真實生活的鮮活人物,讓其能夠融入這個集體的追夢中去。

我們想為這個戲帶來一點詩意的東西


當其他演員在和導演排練劇中第一場群戲時,國家話劇院的老戲骨李夢男和褚栓忠兩位演員正在場下探討老年阿德與老年水根這老哥倆之間的生活情趣問題。從劇本結構來看,老年阿德和老年水根發揮著故事敘事者的功能,然而通過交談,我們發現兩位老戲骨顯然不滿足于此。他們想從自己身上發掘出更好的表現方式,而不是循規蹈矩地做一個簡單的敘述者。


初次連排時,一向情感控制很好的李夢男竟然心痛到流淚,這是一種內心情感的自我外溢。李夢男說他扮演的老年阿德和老年水根一上場,就是作為很鮮活的人物參與的,在湖邊坐著是他們老年生活的一種常態,他們沒有目的性地抒發著對生活對回憶的感慨。而他也一直在努力尋找和年輕阿德神人合一的瞬間,雖然該劇由兩個演員分別扮演年輕阿德和年老阿德,但是兩個演員表演的精神內核要一致。

褚栓忠則直言這是從兩個老年人閑聊天的狀態中折射出的一個很偉大的事,那就是關系很好的農民老哥倆曾在年輕時干成了一件看似很荒誕的事情。我們想為這個戲帶來一點詩意的東西,而不是陷入傳統的敘述和朗誦。詩意的美好是我們永遠追求的東西,而如何從平淡的生活中挖掘出詩意,這是一個很難的事情。作為大哥的追隨者,對老年水根來講,能夠在一個仰慕者身邊陪伴著就很幸福了。

阿德,一個敢闖敢干、很能扛事兒的軸人


當問起阿德是一個什么性格的人時,年輕阿德的扮演者陳誠說這是一個很可愛又有點軸的能人。阿德敢闖敢干,永遠在跟自己較勁兒,一個最明顯的表現就是死磕到底。阿德能把一個看似不可能的夢做成,靠的就是身上那股子軸兒勁。關于阿德,陳誠說這其實是一個很讓人心疼的角色,他一直都在跟自己的靈魂進行搏斗。

在陳誠眼里,阿德很執著,是一個典型的內心能量主導行動的人,只要他認定了一件事情就會咬住不放;阿德很瘋狂,在實現夢想的道路上遇到任何問題都絕不退縮,會想盡辦法去解決;阿德很善于在每一個階段反思自己,他對自己要做什么事情很清楚,不管是否會成功;阿德很有原則,無論什么時候都不會放棄自己的底線,婚姻愛情里的阿德卻又有些不切實際,在文鶯和荷花的感情世界里,阿德都表現得很被動……言談中,我們感受到了陳誠對自己所飾演角色的無限熱愛。

一個是天邊外,一個是眼前人


劇中,荷花和文鶯是阿德生命中很重要的兩個女性。如果說阿德造鋼琴的出發點是為了圓文鶯舉辦一場鋼琴伴唱越劇的音樂會的夢想,那么荷花對阿德的癡戀與犧牲則促使著阿德對現實的回歸。


談起荷花,演員呂靜感慨這是一個很潑辣卻很包容很善良的人:“荷花是一個特別鮮活潑辣的人物,敢愛敢恨、八面玲瓏,癡戀著阿德,從不放棄,恨不得把心挖出來讓他看看。同時,荷花又是一個付出型的人物,不僅為了心愛的阿德可以放棄所有,對全鎮的鄉親們無比熱心,甚至對情敵文鶯也是大愛,她希望所有人都好,是典型的阿慶嫂式的人物。”


“文鶯,應該是一個夢想比愛情更重要的人,她是一個很天真很單純的文藝女青年。”和劇中文鶯一樣,特邀演員王婧晶也是越劇演員出身。在王婧晶看來,文鶯是一個充滿戲劇性的人物,她是阿德心目中的白月光,很美卻觸不可及。開始時,文鶯是不接地氣的、因孤獨而天真的、愛做夢的狀態,為了夢想背井離鄉,卻被生活的艱辛擊垮。她的夢想最終也沒能在天邊外實現,是在家鄉實現的,這一點很荒誕。

誰說我哥哥是瘋子,我跟誰急


“誰說我哥哥是瘋子,我跟誰急。”這是演員李冰對阿清這個角色的一個定位。因為父母早逝,長兄如父,所以阿清對哥哥阿德做任何事都是無條件支持。然而,當阿德決定造鋼琴時,村民們即使很相信阿德是能人,對農民造鋼琴這件事本身也持懷疑態度,用瘋了來形容阿德。

旺財,作為阿德的叔叔,在最初得知阿德要造鋼琴這件事情時,就用“又瘋了”來評價阿德,認為阿德這是在做夢娶媳婦。談到這個人物塑造時,演員閭漢彪說人如其名,旺財這個人物就是想發財,為了發財可以不擇手段。無論是在阿德最困難時幫助他造琴,還是后來撤資出去單干,都是為了錢。他其實是這個戲里有點對立面意味的人物,直到老年又回來懺悔,很煽情。閭漢彪有著十年戲曲功底,他以靈活的身段、詼諧的表情、江浙音特有的語言節奏,塑造了旺財這個精明算計的農民形象。其中最大的表演難度,莫過于這個人物在三十多年時間段跨度的來回轉換。演員需要在“搶裝”的三分鐘內,迅速完成人物的心理行動、形象動態、語言節奏的變化,挑戰非常大。

即使是阿德最貼心的伙伴水根,初聞阿德要造鋼琴的第一反應也是“你瘋了”、“你這是在做夢”。當然,水根很快就成為了阿德造鋼琴這件事的一個堅定的支持者。談到這里,年輕水根的扮演者王楠鈞說道:“老年水根對阿德是一種陪伴,而這種陪伴應該是從角色年輕時就開始的。我不是阿德的仆人,對阿德絕不是惟命是從。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更應該說,我和阿德是志趣相投,很多想法是一致的。他喜歡文鶯,我覺得他和文鶯很相配,所以我幫他去追。他要造鋼琴,我相信這件事是對的,所以也義無反顧地要幫他。但這個人,性格上是很喜感的,可能會好心辦壞事,也可能歪打正著。”


村子里其他的所謂能人,如三剪子和鄭大錘對這件事的第一反應同樣是阿德“都快瘋了”、“真是瘋了”。三剪子的扮演者馬珊珊說:“雖然有懷疑,但我們會跟著阿德干。因為阿德干成了很多事情,在村里是比較有威信的。我們都信阿德,這是前提。從心理接受能力來看,因為相信他,所以是服從性的,有了一個掙錢的好點子,大家就去響應。”

鄭大錘的扮演者崔凱進一步補充道:“我跟三剪子是一樣的,都是把阿德當作自己的領導來看。這就相當于一個人的四肢,阿德是頭兒是能人,我們基本是軀干。阿德給我們畫了一張賺錢的餅,我們最初就是沖著這塊餅來的。到了后來,這個鋼琴事業就成了支撐整個小鎮的一個經濟支柱和精神支柱。此時,餅實現了,夢也實現了,大家才會很真心地跟隨阿德一起干下去。但是人也有貪婪的一面,所以后來我就出去單干了,這展現了人性復雜的一面。”

那我們就先留下試試吧


眾村民初聞阿德要造鋼琴的第一反應是阿德瘋了,作為被阿德請過來的鋼琴專家,歐陽和羅師傅來到鎮上了解情況后則懷疑阿德是騙子。那么,是什么原因讓兩位專家決定先留下來試試呢?

歐陽的扮演者董暢說:“歐陽其實是一個有理想的鋼琴設計師,但是這些理想卻很難在人才濟濟的國營廠實現。來到這里,他遇見了一群有理想有血性的農民朋友,他對阿清也一見鐘情,這里是他對愛情對事業上的理想的延展之地。這個人物也很可愛,他對生活充滿了熱愛,對愛情充滿了幻想,他想讓身邊的人都開心,他鼓勵阿德堅持下去,其實也是對自己的一種鼓勵。”

羅師傅的扮演者樊尚宏說:“和歐陽一樣,在國營廠不得志是羅師傅來這里的一個原因,他也想尋得一個更好的施展空間。但是,對羅師傅來講,更重要的一點是阿德承諾的待遇好,不僅有安家費,吃住行全包,工資也是國營廠的三倍,這對需要養家糊口的羅師傅來講是一個很大的誘惑。所以當歐陽提議‘那我們就先留下試試吧’,羅師傅同意了。”

干就干成它,干出最好的!


作為鋼琴廠另外的兩位元老級人物,八級半和劉一手可謂是鋼琴場建造起來的功臣和見證者。身為阿德造鋼琴的支持者,他們又是什么性格的人物呢?

八級半的扮演者周傳捷談道:“作為阿德的師兄,即使對農民造鋼琴這件事本身有懷疑,但更多的是對阿德的信任。阿德干事業,八級半就是支持他,而他自己并沒有更大的野心,不會考慮自己手頭工作之外的更多事情,只想著把自己手里的活兒干好就可以了。哥倆師出同門,一個面子一個里子,八級半主要就是站在阿德背后支持他。”

演員張津赫在談到自己飾演劉一手這個角色時說道:“劉一手作為鐘表匠出身,我把他處理成多少還是有一點文化的人,不會讓他表現出過于追求金錢的欲望。他想用更多的精力去研究技術活和藝術上的東西,覺得跟阿德干很放心,不會想著出去單干。同時,這個人物從一個最質樸的農民變成部門的管理者,也會有一個性格和心態上的轉變,比如自居功臣,就像過去有人說的能共患難但不一定能共富貴,但是他本質上不壞,只是一時性格上的缺陷。”

夢,在繼續


作為鋼琴小鎮的年輕一代,小峰和月兒又是如何將小鎮人的鋼琴夢延續下去的呢?

關于小峰,演員王啓函說:“我爺爺是阿德和八級半的師傅,我相當于是阿德叔的養子。在我心里,阿德叔敢想敢干,他有夢想有自信的一面影響著小峰。當第一臺琴造出來時,對小峰來說很神奇,彈琴就成了小峰的夢想。我跟八級半有義務去幫助阿德叔繼續干,哪怕只是學技術,也想留在廠子里幫他干。到了后來我出國留學歸來,作為接班人,就想把外國先進的管理和經營方式用到白鷺鋼琴廠,有了傳承的概念,希望廠子越辦越好,越走越遠。”

青年演員應雨宸說月兒這個角色其實是母親文鶯生命和夢想的一種延續。劇中,月兒和病重的母親一起回到家鄉,幫母親實現了鋼琴伴奏越劇音樂會的夢想。她認為母親骨子里很倔強,為夢想飛向天邊外,想要創造一種理想的生活,卻以離婚獨自撫養女兒收場。母親最脆弱的時候,內心深處最渴望的還是歸根,長大的月兒便陪著母親一起回到故鄉去圓夢。

正如采訪中,演員們所強調的,《小鎮琴聲》是一個很正能量的劇本,著力塑造的就是農民的鋼琴夢。你會發現,導演和演員們在對每個人物的處理上,都不會讓他們變得利欲熏心,即使人物曾經陷入誤區,最終也會在阿德的影響下回歸正途,繼續為整個小鎮的鋼琴夢而努力。期待《小鎮琴聲》劇組為我們塑造出一批為夢想而追逐的可愛鮮活的當代中國農民形象。


文:艾莎

攝:王昊宸

組稿編輯:喬宗玉

双色球ac值走势图表 正规赛车北京pk10官网 阿止博客娱乐 二十一点单机游戏 百万棋牌官方下载 正规时时彩官网 360彩票对比器 北京pk赛车官网开奖 烈火江西时时软件 11选五计划手机版 拇指21点安卓版下载